破镜不重圆

雷狮的破镜不重圆场合


“没有谁是无可替代的,雷狮。也许你曾经是我的唯一,但在此时此刻和未来 你只是一个陌生人。你连个之一,都配不上。”


女孩挽着闺蜜的胳膊,手上还拎着送给其他男人的西装。新做的头发和指甲,价格高昂的衣裙,以及往日里从来不会画的浓妆。这一切都在无声宣告着,她和他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眉眼依旧熟悉,但是气质和感觉却陌生的如坠冰窟。似乎他们初见时,女孩鲜衣怒马少年时、意气风发的模样。但他这块磨石却磨去了女孩所有的棱角,又将她扔在茫茫人海之中。


雷狮皱起眉头又舒展,看也不看一眼女孩手上的包裹,扛着自己的武器大步离去。与女孩一样不带一丝留恋。


回到市中心的豪华公寓,对于桌子上那个纸盒视而不见。压根就没有拆开的想法,随手扔进了一个柜子里。然后换了身衣服出去今日的夜生活。看到空了三分之二的衣柜和洗手台上被带走了的瓶瓶罐罐。他没有感觉,只想着走了最好。


几个月过去了,女孩在文坛的表现逐渐活跃起来,同时她的生意也开始有了起色。雷狮从来不会去看报纸,这些都是在死对头安迷修口中听来的。除了卡米尔,这七年以来都少有人知道他们结过婚。


无所事事的秋日午后,雷狮整理东西准备搬新家的时候,翻出来那个积灰了的纸盒。用美工刀划拉开胶带,钥匙、房产证、结婚证、离婚证,还有那一枚结婚戒指。他看着那枚戒指,没由来地想起了初见的场面。


她要是一直保持当初的模样,或许他们能跟长久。但也只是或许。


午夜梦回,如有记忆浮沉。


雷狮会在醉酒昏沉的时候想起那个夜夜等他归来,为他洗手作羹汤的背影。

女孩会在盛大宴会的灯光下想起那个与自己作伴,与她一同起舞的少年郎。

Lan.C:

抱歉占tag……我好气啊!!!!!!!!!给晨晨的生贺豹富小侯爷被盗印了!!!!!!!!这家店全是盗印的啊!!还盗了好多太太的作品!!!!!!辣鸡卖家还不理人!!!!!!!!链接见4p,希望看到的不要去这家买!!!!!!有空的能帮忙点下举报谢谢了!!!!(*꒦ິ⌓꒦ີ)

魔女与她收养的孩子•佩利

佩利的场合•魔女与她收养的孩子
初见
“我很喜欢这孩子,给我。”
女人带着傲气的嗓音响在头顶,佩利楞楞地抬头看她。浅灰色的长卷发落在额头、鼻子尖上,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女人嘴边笑容的温度骤降。咬字清晰又缓慢,黑色手枪抵在那人额头,她语气恶劣残忍至极。
“不给,就把你的命送给我的枪,怎么样啊?”
那人哆嗦不停,双手奉上一把生锈钥匙,神情恭敬又畏惧。佩利当时觉得,这个女人一定很厉害,不然这个人贩子怎么会这么怕她?那时,贝丽卡已经是这条黑街的最大毒瘤了。一把陈旧的黑色手枪就能给一个人判死刑。
“你叫佩利?以后就跟着我了,没人会对你怎么样的。”
她半蹲着与那只尚未长大的狂犬对视,带着细小伤痕和薄茧的手揉乱佩利的头发。她褪下了凶狠残忍的外表,把软乎的内心展现给了这个未来要跟她白头偕老的孩子。
“唔,姐姐你能给我买点肉吃吗?”
佩利已经两天没碰过一点油水了,这里的伙食满足不了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少年的要求。她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离开的时候,佩利没有发现整个人贩子集团的人已经死光了,虽然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但是佩利的注意还是全都放在了接下来能令他大快朵颐的肉上。而贝丽卡则是偷偷抹去了枪口和手上的血迹……
相处
当初收养回来的少年已经跟自己一般高了,要知道贝丽卡的身高就算是放在男性中也算得上高挑了。而佩利现在长身高的势头大有压过自己的趋势,不过贝丽卡不大在乎这种琐碎的小事。
自打在黑街有了名气,跟自己住在一起的佩利就会被她扯进一些事情的漩涡之中。虽然现在比起以前要小心谨慎了,但是还是没有办法全天陪在佩利的身边以至于每天晚上回来都会发现这个孩子带着一身伤睡去。
无可奈何却也知道要赶紧处理伤口,不然等下发炎感染就麻烦了。
拎过药箱找到佩利身上最大的一处伤口,镊子夹着沾了酒精的棉花为伤口消毒,然后指尖刮取药膏涂抹最后包扎起来。凭借着一旁酒精灯的一点点微弱火光就在半个小时之内处理完了所有伤口。
将药箱放回原处,俯身撩开佩利额前的碎发落下一个晚安吻,然后熄灭了酒精灯。
殊不知在黑暗中,佩利悄然睁开了双眸。抬手在贝丽卡先前亲过的地方碰了一下,然后就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样笑了起来。裹着贝丽卡为他盖上的小被子安然入睡。
“晚安。”
主权
佩利已经比贝丽卡高出一个头了,这个超大只的狂犬最近愈发的喜欢黏在贝丽卡身边,几乎是形影不离的程度。而贝丽卡也只是当他小孩子心性,没怎么放在心上。
知道闺蜜跟她随口提了一句,“诶,你家的小东西这么喜欢你,不会是对你动了那种心思吧?”她才如同梦醒一般醒悟过来,佩利喜欢上了她这个法定监护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自打那天的闺蜜下午茶接受之后,佩利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贝丽卡想把他往外推的冷漠。但他依旧可以仗着年龄来让贝丽卡心软投降。但是眼下放在客厅里的两个行李箱让他的心脏跳的飞快。
“我要搬走了,你可以继续留在这里。房租我已经替你付了。佩利,咱们有缘再见。”贝丽卡侧躺在贵妃椅上,指间夹着细长的女士香烟,薄唇轻启吐出一片青灰色烟雾。
狂犬几乎是不作他想地冲上去把这个心仪对象摁在贵妃椅上,看着她眼睛里的不明情绪低声地嘟囔着。
“贝丽卡骗人,明明说好了过一辈子的。”
他淡黄色的发丝垂落在他身下女人的脸旁,她勾起一缕发丝在指尖把玩。然后轻轻地推开佩利,咬字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小孩子就是天真啊”。起身欲走的时候被一把抓住手腕,低头对上佩利晦暗不明的眼睛,然后被他打横抱起扔到她的卧室大床上。
“是我不够喜欢你,让你没有感觉到。”
跟着贝丽卡活了这么多年的佩利已经不是个单纯的、沉迷于肉搏的狂犬了。他知道要留在她的身边有多么不容易。但是都相处了这么多年,他不相信贝丽卡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
单手将她的手腕摁住,颇有耐心的一颗颗解开她的衬衣纽扣。两腿中间被膝盖顶住,贝丽卡嘴角微微上扬。然后一个用力翻身坐在佩利跨上。
“佩利,掌握主权的,永远都是我贝丽卡。”

海盗团全员集齐:)

魔女与她收养的孩子•帕洛斯

帕洛斯的场合•魔女与她收养的孩子
科迪莉亚与帕洛斯
初见
“哦?你就是,那个家伙留下的种吗?”
眼前的紫发女人掐着他的下巴,打量着帕洛斯。碧绿色的桃花眼带着成熟女人的妩媚,嘴唇被涂上妖艳的红,看上去像传说中吃小孩的巫婆。皮肤苍白无一丝血色,帕洛斯还记得他的父亲告诉过他,科迪莉亚……是一个放纵浪荡的吸血鬼。
“你父亲死了,他死前嘱托我来照顾你。事先说好,别把我当成母亲之类的角色。”
她的眉眼并没有因为这冷漠的、不近人情的话语影响,反而因此添上了一份矛盾的美意。她的手仿佛柔软无骨,牵着帕洛斯坐上那华贵奢侈的四轮马车。
“记住,在那座城堡里,你只能相信我。”
她看着窗外景色,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句。
相处
“帕洛斯,过来。”
侧躺在贵妃椅上的美艳女人朝着坐在书桌后面学习的帕洛斯招了招手。紫发随意的散在肩上,看上去像只慵懒的猫儿。而帕洛斯知道,这个女人怎么可能是只猫。她,分明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寡妇。自从四年前,他看见科迪莉亚把她情人生吞活剥吃下去之后,他就再也没把她当外面那些只长胸不长脑子的女人混为一谈。
“让我想想,你过几天应该十四了吧?是时候带你进入黑暗的宴会里了。”
她接过帕洛斯为她倒的红酒抿了一口,对上帕洛斯不可置信的眼神。她轻笑,然后从贵妃椅上起来。从一旁不知何时来的下人手上拿起一套做工精细的礼服。
“愣什么愣?快去试试合不合适。”
帕洛斯惊讶她居然会让自己进入她的交际圈,更惊讶这个曾经对他熟视无睹的女人居然会让人为他做礼服。他知道吸血鬼世界里的一套奇怪规则,如果自己家里有年龄合适的后辈,那就要带一个出来接触外面。而这个孩子……会成为这个人的指导继承人。
“谢谢您,夫人。”
拥有
“帕洛斯,这些是年龄跟你比较合适的小姑娘,有没有满意的。”
跟科迪莉亚相处的第二十一年。那个美艳无双的女人眉眼中带了一丝丝的疲倦和烦恼。她拿出一本相册,上面全都是权贵家的适龄女子。帕洛斯看着她有些灰暗的碧绿眼眸,把相册扔进一旁的壁炉。
有些愤怒地抓住科迪莉亚的手腕,帕洛斯自从十六岁之后就不再流露真实情感,但在这一刻——
他失控了。
“你不是小孩子了,帕洛斯。”你不该跟我这样恶名昭彰的寡妇待在一起了。我没有绑住你的权利,我也不想折断你的翅膀。雏鹰,终究还是要飞出巢穴的……“明天晚饭之前,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
科迪莉亚“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只留给帕洛斯一个远去的背影。
没让科迪莉亚“失望”的是,帕洛斯决定的很快。那个女孩是血族亲王的女儿,帕洛斯娶了她,就有了在血族掌权的资本。她养出来的,怎么会让她失望。
婚礼的那一天,科迪莉亚换上了衣橱里唯一一件的白色礼服看上去如同圣洁的天国的天使一般。。她看着西装笔挺的帕洛斯,欣慰又苦涩的笑了。
“帕洛斯,你的新婚礼物。”
盒子里,是她项链上的血晶石。凝聚了她毕生所有魔力的血晶石,被当做礼物,送给了她亲手养大却不能白头偕老的孩子。
“夫人,我也有礼物送你。”
帕洛斯笑着说,科迪莉亚却感到一股晕眩。
最后一幕,是帕洛斯抱住了她支撑不住的身体。血晶石掉落在大理石瓷砖上,发出清脆声响。
耳边是众人的祝福声,她被抱在帕洛斯怀中。听着那位亲王主持着婚礼的声音,她的头痛的厉害。却听帕洛斯在耳边说:
“请原谅我犯下不坦诚的错,我的夫人。”

魔女与她收养的孩子•雷狮

雷狮的场合•魔女与她收养的孩子
贝阿朵莉丝与雷狮
初见
她把那只脏兮兮的紫黑色幼龙带回家的时候,他还只有自己的巴掌那么大。鳞片冰凉又有些柔软。他的肉翼不过她的双手那么大而已,紫罗兰色的蛇瞳盯着她。
“放开我,女人。”
贝阿朵莉丝张开涂了正红色口红的薄唇,用口型无声地说了一句。
“小东西,你是我的掌中物。”
她银白色的卷发拂过雷狮的脸。
雷狮看着她戴着面纱的脸有些出神,却又很快的恢复过来。
相处
雷狮没一次成功逃出她的城堡,没有别的原因,这里大的出奇。除了每天打扫的下人,这里只有他和贝阿朵莉丝。冷清、幽寂,而贝阿朵莉丝每天下午两点过后会在卧室一扇窗户边上刺绣,昨天是一条蝙蝠花纹的手帕,今天又会是什么?
他从厨房拿了两块的越蔓莓派,驱使下人泡红茶。
虽然贝阿朵莉丝不怎么跟自己说话,但是她给吩咐下人听从自己的话。
“女人,吃不吃。”
爪子提着一份香甜可口的越蔓莓派,往茶几上一摔。他坐在软乎乎的坐垫上,任由贝阿朵莉丝叉起一小块一小块的排送进他嘴里。
“给你做一条小披风好了,在披风角绣上你的名字。在领口缝一圈狐狸毛,冬天才好过些。”
贝阿朵莉丝声音里带着温软笑意,如同春风拂面。
占有
雷狮离开的第十九个圣诞节。
魔法界所有人都知道,贝阿朵莉丝这位杰出的魔女,在十九年前就不再举办任何宴会。原本还稍微有点人气儿的古堡现在死气沉沉,而魔女大人依旧坐在窗边刺绣。只不过经常都会刺到自己的手指。
她不再戴上面纱,因为无需遮掩什么了。任由空洞无神的眼睛看的下人心里发怵,任由自己的身体消瘦下去。
“你想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魔女大人。”
一双有力的大手突然把自己揽进他的怀抱,淡淡的烟草气息让贝阿朵莉丝觉得安心。是雷狮……那个从她身边跑走了十九年的恶龙!
“走了十九年,现在回来想做什么?雷狮。”
语气冰冷得仿佛不认识雷狮一般。掐住她的下巴抬起,看着她无神空洞的暗红眼睛。大拇指轻轻摩挲她的薄唇,用手固定住她的头。她的嘴唇有一种淡极了的红茶味道,让雷狮想起了自己离开她回到龙族之前的生活。
“贝阿朵夫人,你愿意用余下的人生来原谅我吗?”
雷狮抱着她,声音低哑。